就在我修图修到一半时,一个同学打来电话对我昨天的《银川表情》做了善意的批评,我开始是不高兴的,没有作出反驳,挂掉电话后,心情也有些郁闷,发了会呆,删掉了所有修好的照片,重新开始。他的话没有为我带来启发,但使我有机会停下来,进入了另一种状态,自此以后,《银川表情》将不再延续昨天的风格。
此时,又有人问我:“你快乐吗?”我快乐呀,边修图边听五月天的歌,那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快乐,是我一个人的世界。

授权

标签

评论

子柳敬哥哥

留下这份记忆